万家彩票_万家彩票网_万家彩票手机版

这下好了她被他抱紧了浴缸全身湿了欲迎还拒的

明泽楷打断仲立夏的话,“是他把我送进来的,但不表示只有他我才能出去,仲立夏你给我听好了,当我被抓起来的时候,我很害怕,我怕的不是待在这里一辈子,我怕的是再也见不到你。”
 
    这样真的好吗,一言不合就表白真心,还表白的如此强势霸气。
 
    仲立夏没有告诉他,儿子被乔玲抱走的事情,她怕他着急,她相信乔玲也是因为一时太着急,家里这段时间发生太大的变故,精神压力太大。
 
    明泽楷说,“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,还有,好好照顾我儿子,等我回去好好伺候你。”
 
    “谁要你伺候。”
 
    某人眉眼一挑,“那你伺候我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没个正形,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贫嘴。
 
    他也就是为了逗她笑笑,他当然也很希望自己早点出去啊,现在谁都不知道任志远想要做到什么地步?
 
    “回去吧,我答应你,一定好好的,但你必须答应我,老实的待在家里看孩子,不准想些有的没的。”
 
    “噢。”没敢说,他不出去之前,孩子不用她看,他妈看着呢。
 
    明泽楷对她敷衍的回答很不满意,“噢什么噢,说你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无语,“……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“知道什么?”
 
    哎呀这人,真的以为她那么傻啊,人家让嫁她就嫁,就算是他明泽楷逼着她嫁,她也得用脑子想想的好不好。
 
    “反正你不用担心我,我也是不会担心你的,吴子洋已经说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,我相信他们两个。”
 
    有人来提醒明泽楷,时间差不多了,又要分开了,仲立夏才努着小嘴表示舍不得,怎么可能不担心啊。
 
    “你好好吃饭,安心睡觉,我等你。”反正明明有很多话想和他说,又不知道该说那一句,脱口而出也是心里很惦记的,就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明泽楷哭笑不得,但也想着总要把她先哄开心了,“我会的,你也是,等我出去的时候,你要是还这个丑样子,我可能会考虑和你分床睡。”
 
    不是丑,是憔悴,憔悴的让他很心疼。
 
    仲立夏心口不一,“巴不得呢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常景浩和吴子洋两家联手把明泽楷安全弄出来的路子还是有的,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,也就用了三天时间,事情就已解决。
 
    仲立夏刚给乔玲打过电话,就算不让她见孩子,同样身为母亲的角色,乔玲把小家伙照顾的挺好。
 
    “明泽楷今天就可以回家了,下午我去抱孩子。”
 
    乔玲那边片刻的沉默,“……那好吧。”
 
    因为乔玲一直不同意明泽楷和仲立夏的交往,让母子俩的关系也疏离的一些,过去三年,一个小家伙把乔玲忙的吃饭睡觉都不踏实,可心却是满满的,很知足,不惬意但却幸福。
 
    自己的儿子能出来了是好,可是这个淘气的小家伙要被他亲妈带走你,她这个孤家老人却很不舍。
 
    明泽楷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往仲立夏家跑,接他出来的常景浩和吴子洋不禁揶揄,“瞧他那猴急的样儿,这要是仲立夏真改嫁了,他还不得杀了那个男人啊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深不见底的笑笑,“他才没那么傻,我猜他会给那个男人带一辈子绿帽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看常景浩如此严肃的说出这样不正经的话,差点没笑岔气,“你厉害,我也算是明白了一个问题,那个任志远有法子放了楷,条件是娶仲立夏,你也有能力让楷出来,我说你怎么没趁机也对仲立夏逼个婚啊,原来是怕带一辈子绿帽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没给好脸色的白了吴子洋一眼,心里想着,能把明泽楷和仲立夏分开的人还没来到这个地球吧,他们要是有一天真的分开了,那也是他们自己作的。
 
    路上,常景浩这几天可一直憋着正事没和吴子洋算账,“你和我家妍妍什么情况?”
 
    吴子洋佯装听不懂,“什么什么情况?没情况啊?”
 
    常景浩严重警告,“吴子洋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伤我家妍妍一分,我常景浩让你断子绝孙。”
 
    正开车的吴子洋被常景浩威胁的不由自主并了并腿,要不要这么狠啊。
 
    常景妍那丫头他要是拿不下,这还等于废了自己啊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明泽楷刚一进家门,看到仲立夏一个人在打扫房间,就问,“我儿子呢?”
 
    所有的好心情因为他的一句话荡然无存,有他这样的吗?她一个鲜活的大美人站在他面前他没看到,就只惦记着他儿子。
 
    仲立夏没好气的回答他,“送人了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,“送谁了?仲立夏有你这样的吗?自己的亲生儿子你也送人,你是不是也打算把我这个老公送人啊?”
 
    仲立夏正眼瞧了他一会儿,点了点头,“嗯,是要送,前夫先生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刚出来就气他,没出来的时候看她担心的那样,“赶紧告诉我,我儿子呢?”
 
    “在你妈那里。”儿子儿子的,真是让人很吃醋的。
 
    完全在明泽楷的意料之外,“我妈?为什么会在我妈那里?”
 
    反正现在他已经出来,就实话实说,“你妈说,我要是不把她儿子还给她,我就别想见到我儿子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不禁笑了,他也就三天不在家,怎么感觉自己错过了一出大戏。
 
    既然孩子在他妈那里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,刚好天时地利人和,孤男寡女来点儿正事。
 
    哈哈哈。
 
 第126章 那句我爱你
 
    他长臂一拦,没得商量就把还拿着拖把的仲立夏紧搂在怀里,笑的邪肆无赖,“想我了吗?”
 
    “……你能先放开我吗?”想他个大头鬼,听他夹杂着低笑的声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 
    男子汉大丈夫,那能说放就放,“不放。”不但不放,手还不老实了。
 
    仲立夏灵机一动,手里的拖把戳在他精壮的腰间,力气不重但也不轻,“放开!”这次直接是命令的口气。
 
    明泽楷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,就连双手都举了起来,“老婆大人,我这枪还没敢举呢,你这就动起手来了啊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白他一眼,说的些什么乱七八糟,直接发号施令,“赶紧去洗澡,臭死了。”
 
    这三天他是在烟缸里度过的吧,浑身都是浓烈刺鼻的二手烟味道。
 
    明泽楷低眸看了一眼自己,说实话,他也赶紧自己身上的味道太重,但这个女人,也不能嫌弃的如此明显吧。
 
    “臭男人才有味道吗,你如此嫌弃,也太伤本老公的心了。”
 
    嘁,老公?!谁的?在哪儿呢?
 
    仲立夏拿着拖把一本正经的冷脸看着他,“这位前夫先生,身为前妻的我,是真的很受不了你身上这股让人难以呼吸的味道。”
 
    好吧,既然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还把关系分的那么清楚,他就去洗洗吧,过会儿有她求饶嘴软的时候,哼哼。
 
    他刚进浴室没有两分钟,就开始瞎叫,“前妻小姐,您这里有你前夫能穿的衣服吗?给来一身呗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仲立夏无语,但也得给他找啊,不然他过会儿可能真的会厚颜无耻的光着出来。
 
    仲立夏帮他找了家居装,敲了敲浴室的门,“你把换下来的衣服递出来。”她好先洗一下。
 
    里面没有回应,她就又敲了两声,“明泽楷,你听……啊……”
 
    门是开了,她整个人也被他个拽了进去,真是疯了,就是让他洗个澡,他还惬意的放了一浴缸的水。
 
    这下好了,她被他抱紧了浴缸,全身的衣服都湿了,欲迎还拒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的出口,嘴巴也被某人火热的唇给堵上,这绝对是他从刚才就算计好的。
 
    整个过程,仲立夏从开始的半推半就,中间的羞涩腼腆,之后的激情四溢……
 
    唉,这辈子算是栽在这个渣男手里了,不能有名有分,却能长相厮守,抵死缠绵,而且她还能无怨无悔的为他生儿育女。
 
    “宝贝儿……”
 
    “别叫的这么瘆人,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”
 
    “你以前不是天天缠着我,让我这样叫你的吗?”
 
    “你也说了,那是以前,那个时候我有毛病,还天天忘吃药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坏坏的她的鼻尖轻咬了一下下,唇往上移,在她的额头上深深的落下一吻。
 
    “你所有的毛病,都是我明泽楷惯出来的,目的就一个,让除了我之外的男人,都受不了你。”这样她就只能属于他明泽楷一人了。
 
    奸诈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