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家彩票_万家彩票网_万家彩票手机版

与现在他后座上拉的这个唱小生的客人,所诉说

 
    看到了此情此景,顾铮还有什么不明白呢?他一下子就半蹲在了床前,让自己脸上的表情,能够被青眉师姐很清楚的看到。
 
    “师姐,师姐,我是顾铮,我来赎你来了。你怎么能这么傻?你只需要再坚持一会,我就能带你走了啊!”
 
    “是顾铮啊?”青眉那没有聚焦的眼神,发出了一丝光彩,她看着眼前的男人,终于露出了笑容:“我不是一早就告诉你,不要管我,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吗?”
 
    “不!”顾铮十分认真的一摇头:“就是与师姐你见到之后,我才更加的确定,我必须要将师姐你赎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因为我知道,没有了保护白莲的责任,也没有了想要知道我的生死牵挂的师姐你,很可能就失去了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了。”
 
    “依照师姐的烈性,在知道我一切安康之后,在给了我所有的积蓄之后,你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和牵挂的事情了。”
 
    “就是因为我们相见了,师弟我才会这般的抓紧时间将你赎出火海,否则多耽误一天,没准就再也见不到对我有恩又有义的青眉姐了。”
 
    “姐,你不是说从那天起就是我的亲姐姐了吗?哪有一个亲姐姐刚与弟弟相逢,就又狠心的抛弃的呢?”
 
    “青眉姐!你好狠的心!!”
 
    躺在床上的青眉,在听到了顾铮的这番言辞诚恳的话语之后,坚强的她终于是流出了久涸未见的泪水。
 
    趁热打铁的顾铮又给青眉的求生意识打了最后一次的强心针:“青眉姐,不哭,你看这是什么?”
 
    在顾铮的手中,在青眉的面前,在两人的视线之间,是那一张薄的能透出亮的,属于青眉的卖身契。
 
    “这是你的卖身契,我已经替你赎身了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顾铮将身契的两端一扯,刺啦就将身契给撕了开来,片片碎碎的让这个代表着不堪往事的纸张,化成了齑粉。
 
    “从今往后,青眉姐就是自由身,以前是青眉姐照顾我,从今往后,就是弟弟我来照顾姐姐了。”
 
    “姐,你还能不能坚持?咱们回家,回家可好?”
 
    说完了这句话,本不是泪包的顾铮此时也是泪流满面,这是原主身体的最真实的情感与反应,是他顾铮从心底中的对于恩与义的理解。
 
    听完了这话的青眉,泪如泉涌,她的脸上却是笑的开明而艳丽,仿佛她这么多年的人生,就在等待这句话一般,绽放出了一个女人所能有的最美丽的时刻。
 
    “好!弟弟,咱们回家!!”
 
    这句话音落下,床前的顾铮再也无所顾忌,他一个打横就将床上已经开始绝食,轻的发飘的青眉姐给抱了起来,一言不发的就走出屋外。
 
    门外的妈妈一行人,看着顾铮那铁青的脸,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多言,只是将后门的出口给他们一指,就自动的避让到了一边。
 
    只有那个提灯的小丫头,在看到了顾铮的举动后,不怕反喜,寸步不离的将灯笼一直提在顾铮和青眉的左右,直至他们抵达到了出院的后门。
 
    “小梅啊..”
 
    即将离开的青眉终是开了口。
 
    “哎!我在!”
 
    脆生生的小丫头真的是替她的青眉姐高兴。
 
    “听姐姐一句话,你的活契就要到期了,别在这里干丫头了啊。”青眉劝的是真心诚意,如果不是这个丫头发现了她因为不想拖累师弟而寻死的,那么现如今的顾铮,可能真的要任务失败了。
 
    “我晓得的,从在吉庆班时我就给你干打杂的丫头,青眉姐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做工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周我就满期了,青眉姐,到时候我还去找你,给你做活,你总要有人伺候的。”
 
    青眉刚想开口推辞,自己已经成了自由人,总要过上自给自足的生活的,哪里又需要人来伺候呢?可是顾铮却开口打断了她的拒绝。
 
    “行,你是叫小梅?到时候你去陶然南街的东篱茶园,找我和青眉都可以,只要你愿意,继续上你的工,也不耽误你和青眉在一起。”
 
    “真的!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的小梅是欣喜的,她顺杆子就给顾铮鞠了一个躬:“那我先给东家鞠躬了,等我上工时,再给您磕头。”
 
    “行!”
 
    转过身来的顾铮,这才露出了这个晚上的第一次的情真意切的微笑,迈过门槛,大跨步的朝着胡同外走去。
 
    “黄包车!!”
 
    刚饶了一圈的胡同,打算从后门回家的雷水金:….
 
    这次又是要去哪?不会是去三等院了?
 
    这口味有点重了啊!你这手里怎么还抱着一个呢?
 
    可是还没等雷水金多想呢,他身后的车子就是一颤,顾铮就这样抱着人,坐了上去。
 
    得!你横,你是大爷。
 
    半惊半疑的雷水金,在听到了顾铮说出来的窝棚区的地址之后,就彻底的惶恐了。
 
    这个他曾经怀疑过的,唱小生的顾铮和拉黄包车的顾铮是一个人的猜想,终于被这个地址给证实了。
 
    雷水金在顾铮威胁过他以后,特意跑到车行里去查询了一下这个小子的租车登记地址,与现在他后座上拉的这个唱小生的客人,所诉说的地址一模一样。
 
    
    而等到顾铮下得车来,将青眉半扶在自己的院门框上打算给雷水金掏钱的时候,还没等他回头呢,那位仁兄就已经跑了个无影无踪了。
 
    呵
 
    无奈的摇了一下头的顾铮,就轻推开了自家的院门,这一次,他再也没有因为门后的那个依照惯例在黑暗中等待他晚归的人,而吓一跳了。
 
    此时的顾铮反倒是将青眉往彩凤的肩膀上一搭,用压低的声音对她说到:“我找到我的姐姐了,你赶紧帮我把她扶到屋里。”
 
    “唉!唉!”
 
    被弄得同样紧张的彩凤,在探头看了眼外面之后,就与顾铮在黑暗中将青眉扶到了属于顾铮的小房间中。
 
    煤油灯被点亮,一贯咋咋呼呼的彩凤,此时却难得的冷静,就算是见到了床上青眉的惨状,也没有半分的惊呼。
 
    她只是沉默的拿起脸盆和毛巾,十分冷静的出门,不过半晌就返了回来。
 
    灶台里晾着的温水,被擦洗到了青眉的脸上,舒服的让神经紧绷了多日的她的呼吸,渐渐的平稳了起来。
 
    又累又困又饿且失血过多的青眉,终是睡了过去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